农民夫妇被疑嫖娼卖淫 被数警察持警棍痛打

时间:2019-10-20       来源:


【1月18日讯】据人民网18日转载重庆商报报导﹐农妇崔坤菊进城看病,丈夫秦勇军城里打工,夫妻俩趁着冬日的暖阳在广场上溜达,不料却被“线人”盯上,被请到了刑警大队,理由是涉嫌嫖娼。夫妻俩在被分别询问后,农妇全身多处被打成青紫疙瘩,并由办案人员背进了医院。

元月10日下午,暖阳高照,万州燕山乡农民秦勇军陪同刚出院的妻子到万州和平广场溜达,琳琅满目的杂耍小卖,沖天而起的广场喷泉,令他俩大饱眼福,不知不觉中过了两三个小时。大约下午5点多钟,秦勇军同妻子返回离此不远的出租房。可是,当秦进门正在反锁防盗门时,突然门外来了4名着便装的男子。领头的“眼镜”男子叫开门,秦见是陌生人便没开。秦称,“眼镜”男子当即打开手机,在电话里叫队里余志伟(音)立马拿撬棍来,四五分钟后,余带一人赶到。

这时,“眼镜”男子才拿出一个本本在出租房门外晃了晃,上面好像有“万州区公安局”字样,但没有看到“警官证”几个字。秦勇军见来的人是“警察”,便把门打开。当防盗门刚一打开,先后赶来的6个人一拥而上,将他们带到了公安局。

崔坤菊说,审她的还是那名戴眼镜的男子,“眼镜”恶狠狠地问崔知不知道为啥被弄到公安局。崔气呼呼地答不知道,并声明自己与秦是两口子,家住何处并有小孩。“眼镜”丢出一句说:“你还嘴硬,看我们啷个收拾你”。接着“眼镜”男子说,明明你那屋有嫖客从窗子跑了,你还敢不承认。“眼镜”见崔说啥子也不承认同丈夫是嫖娼卖淫,一气之下打了她3耳光,还抓住她的头发使劲拉。崔连呼“救命”,但“眼镜”不为所动。

不一会儿,余志伟赶来,抓起警棍就是一阵暴打,顿时,崔坤菊的臀部、双腿和被脱了鞋袜的光脚板,被警棍轮番殴打。崔坤菊又说,当自己被打得晕头晕脑时,和丈夫相识的云阳人王坤友赶到刑警大队试图“救人”,并再三证实秦和崔确系夫妻,劝对方莫打了。但那位姓余的人没有听到似的,王一气之下打开房门就走了。崔坤菊尤其伤心的是,几个人把她打得站不起来时,“眼镜”男子和余志伟又把她扶起来继续询问。“久攻不下”当口,又一姓赖的协警员操起警棍一阵暴打,然后把奄奄一息的崔坤菊右手铐起然后吊在窗户上,崔这时只能赤着双脚脚尖触地,屎尿都吓了出来。不一会儿,崔坤菊只朦朦胧胧听到有人喊,“地皮”、“啄啄”(两协警员绰号)把她看紧点。其余的人都走了。

当天晚上10点多钟,崔坤菊的丈夫回家把户口本和结婚证拿来,没想到妻子已奄奄一息。结婚证上表明他们是领取的结婚证。这时,来了一名叫“王成”的人对崔说,给你们点钱,我把你送回去。崔回答说,我不回去,你们把我打成这个样子,我不走。不得已,王成亲自把崔背到同一大院内的万州第二人民医院门诊部。经医生诊断,崔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,双臀皮下青紫面积多达2025cm,左腿内侧肿胀,皮下多处淤血,脚底部黑肿。